可夏

双黑/mha/出茶胜
文+画手|偶尔会搬运

【MHA乙女向(泽)】晚安吻

老师真的很温柔
同居设定
师生恋爱
无脑甜+ooc

>>>


早出晚归的相泽老师在回到家后看到乖乖坐在沙发上直愣愣地瞪着自己的你,先是顿了顿后便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这个点了怎么还没睡?他语气不好地责怪道。
你没有回应,依旧瞪着走向你的老师,任由他怎么拉你的手腕,你都像一尊石像动也不动。
……哎,相泽老师先投了降,他蹲下来与你平视,声音也温柔了些许。好吧小丫头,所以是怎么了?
你鼓着嘴,不满地看向相泽。
晚安吻。
嗯?
你还没有给我晚安吻。
……果然平日太宠你了,相泽想着叹了口气,随后他撩起你额头上的刘海温柔地落下一个吻。
这样满足了吗?小丫头。现在乖乖地跟我去睡觉了。
于是相泽拉起你的手,把你领回房间睡觉去了。
『晚安』

【MHA乙女向(胜)】同居1/30题

同居设定
年龄大概20+
所以ooc有 性格变化有
孩子没有:) 想那么多干啥
30题随缘更新 大家喜欢我就多写 不喜欢我就囤起来自己啃:)

>>>


01.相拥入眠
一天的工作终于结束,你长叹着气翻出钥匙打开了家门。屋内一片漆黑,你开灯之后瞥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然凌晨两点。
虽然平常你们下岗是晚了些,但这个时间点…
估摸着恋人尚未回家的原因,你向情报科的老同学探了探消息,才知道他今天的任务挺棘手的——是突击敌联的一个小分支。
你倒是不担心爆豪的安全,毕竟如果他那么容易被击败那他就不是爆豪了,只是回家没法立刻扑进恋人的怀里狠狠地摸一把结实的肌肉放松放松 让你小小闹气了些。
盘算着怎么报复的你回房间冲了个澡换上居家服,然后泡了杯熱牛奶拿起今天的雜誌,陷進沙发准备等他回来好好地捉弄一下。
谁知这一等就是半个小时,你实在耐不住,一个侧躺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是朦胧中,你似乎听到爆豪在你头顶上“啧”了一声然后把你打横抱起转移到柔软的床上。
接着你感到床明显地陷了下去,他将你往旁边挪了挪之后依在你的身旁躺了下来。你感受着他温暖的体热,倾过身试图撑开眼睛看看恋人的脸庞。
睡觉。爆豪压着沙哑的声音下令道。
嗯…你迷糊地应着也不顾爆豪的反应便往他怀里缩,他明显顿了顿似乎想拉开距离但又不敢乱动,只好任由你蹭。吸够了今日份的爆豪君,你满足地呼了口气然后乖乖地躺在他的臂中不再动了。
辛苦了爆豪君。
……
晚安。
你感受到了额头上轻轻的晚安吻。

【MHA乙女向(出久)】是爽文 想跟绿谷谈恋爱

想跟天使谈恋爱!!!
肯定每天都被宠上天 绝对妻管严(^q^)
但是偶尔会露出攻气和固执
特别是你受伤的时候
想想就受不了啊啊啊啊啊啊!!!
>>>


小久!!
妳喊着他的名字义无反顾地扑向不远处的绿发少年,他明显没有料到妳的行为,看到飞扑过来的妳吓得惊呼一声,同时下意识地伸出手把妳揽进怀中以免妳摔个脸朝地。
真希酱??
你抬起头向少年露出了全世界最闪亮可爱不做作的八齿笑容,用尽毕生的少女力发出最甜的声音,不顾恰巧路过的爆豪大声地说道,最喜欢你啦!!
看到少年瞬间烧起来的脸颊,妳满意地笑了笑,垫起脚尖迅速地在少年的雀斑上啄了两下,然后又迅速地钻回少年的怀抱中。
感受到环在腰上的手紧了紧,妳贴在少年厚实的胸脯上,心跳彷佛重合在了一起。
我、我也喜欢妳⋯!
-----------
爆豪:靠 你们不能收敛点吗??


【牢骚】关于MHA的出茶胜

坦白讲,我觉得按剧本走胜茶的可能性其实不大,出茶才是官方的王道。
出久和丽日对于双方都是特别的,虽然目前为止恋爱进度确实不指望,但是按他们的性格,未来交往的可能性不低,甚至发展到结婚都不意外。等出久成为了当代的“欧尔迈特”,他会需要一个可以栖落的归宿,而丽日是非常适合的选择。他们的性格契合度实在太高了,再加上彼此的目标一致,很难想象他们吵架分道扬镳的情景。
但正因为如此,对比起来胜茶就十分带感。
粗暴的关心,不小心泄漏的溺爱,打打闹闹后依旧能够依偎在怀里的信任。
客观来讲,正因为爆豪刺猬般的性格所以才会让胜茶有看点,而丽日能够完美地让爆豪露出他最柔软的一面,并且读下来合情合理,丝毫不突兀。
(我在猜想,大部分吃胜茶cp的都是爆豪的粉丝。当然我也是XD )
所以综合来讲,我比较喜欢啃胜茶,但是内心里出茶才是我比较看好的cp
这样的关系出来最理想的应该就是
胜→茶→←出

嗨宝贝们 我回来啦
看到太太用apple的notes画画 忍不住也试试
拿中也试刀(x。

這到底是因為哪個字被和/諧的???
不能複製粘貼我很難受
你知不知道我平時稿子都是不另存的🙃

【双黑/太中】呼唤

我的妈
我竟然有一篇被说有关键词了
难以置信
写点双黑解气
-----------------
中也啊——

北方的风雪刮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太宰费力喊出的名字像随风的绷带一样被吹得天花乱坠。好在中也的听力由于在儿时接受过训练,总的来讲还算灵敏,捕捉到了一丝搭档的呼唤。

干嘛——
中也没好气地应道,右脚艰难地从六英尺高的积雪里拔出来。

太宰你再走慢点就可以死在暴风雪里啦——

我才不要像个可怜人一样地冻死在雪里呢——

倒是中也——你那么矮——小心一会儿被雪给淹没哦——

【双黑/太中】其实只是想夸中也

所以写了个略ooc的耿直宰
反正夸得很开心(喂。
----------------
其实你要是一开始问我他的魅力的话我是真说不出来的,毕竟他是个小矮子嘛,脾气又那么暴躁。每次对我都拳打脚踢,随便说几句话就能惹毛他(通常这么做的下场都不太好看)。虽说他脸蛋是长得挺精致的,但说到他的穿衣品味我真的是,哎,根本就不知道从哪说起了。特别是他最爱的拿顶帽子,简直是老土到80年代的人见了也嗤之以鼻吧。可惜了那张脸了,一年四季只穿黑色。漆黑的小矮子真的是不虚此名。哦,还有一点是不得不说的,那就是他的酒品差到我都替他担心。最关键是这人还爱喝酒,而且每次都要拉上我。当对方是个“你不听就把你揍到听”的人时你能怎样?当然只能乖乖服从了。所以每次都是我把醉醺醺的他从酒吧一路扛回家。其中当然少不了呕吐,胡言乱语以及一些难以描述的事情了。而不仅如此,这人醉酒还断片,一觉起来见到我趴在他床头酣睡就大声嚷嚷要我滚出去,还骂我私闯民宿。我跟他说昨晚是他醉了,而我充当一次老好人把他运回来的,他还倔强地不信。我是真的欲哭无泪了。
  

不过你要是问我为什么对他有那么多不满却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他,我想那一定是因为他的眼睛很漂亮吧。他生气的时候眼睛闪闪的,像阳光下的湖畔泛着金光,折射着生机。虽说每次我惹恼了他,都会有拳脚伺候(他力气可大了),但是每个我倍感疲惫的夜晚,都是他的手机号第一个响起我的屏幕。毕竟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对于彼此也了若指掌。所以总是他第一个发现我微笑下的泪痕。你看,我是个消极的人嘛,天天想着要是死了就好了。但他不一样,他是趋着阳光生长的啊。他总是跟我说起那些他没收藏到的名酒,那些他想戴上的帽子。他喜欢跟我谈未来。未来,就好像他那湛蓝的万里无云的眼睛,一个我从未尝试触碰而他却总能轻易深陷其中的东西。或许那就是他的魅力吧?奋力地在这个世界扎根,拼命地挣扎。明明已经宿醉又吐得一塌糊涂,却总要抓住我的衣角,用那副狼狈样跟我说“活下去”。活下去。他的眼睛落在我的眼睛里。那个蓝的剔透的世界令我着迷。
  

我喜欢看他高傲的微笑,不可一世,飞扬跋扈。他会自信十足地驳倒他的敌人,他会爱着那些值得他爱的人,他会活着。我甚至能想象他老了的时候,满头白发地跟别人下象棋。他会乐呵呵地说着“哎呀老伙伴,你输了”。他肯定不会舍弃那些他深爱的酒,每个寂寞的夜晚我想他是会对着月光小酌一杯的。或许老了他的脾气也就没那么暴躁了,不过只要我还活着蹦跶地在他身边,想必他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吧?
  

你知道吗,每次只要说起他,我都能够遇见未来。他是富有生命的,眼底蕴着光。即便是在泥潭之中他也如同一把火燃烧,即便燃烧自己,他也倔强地刻下了生命的印记。因为他会点燃别人,而这也是他的魅力。  

【双黑/太中】存个稿

单向性转注意(中也 👉女)
-----------
我的同桌有一头很美丽的头发。她虽然个性凶残了点,人矮了点,智商低了点,品味差了点,但我敢保证——以自杀主义者的名担保,我同桌的头发是世界上最美的头发没有之一。
但她却不这么认为,甚至厌恶头发过长妨碍到她的空手道训练。于是暑假过后我错愕地发现她把头发剪到了耳下一点颇像男孩。后来我故意惹怒她——好在她很好惹怒,雖然被拳打腳踢——促使她跟我打了个赌,以下月段考排名为赌注,留长头发为赌码。而我也难得一见地开始认真学习起来,班主任吓得以为我发了烧,不过过程都是值得,我毫无疑虑地排得全校第一。后来中也再没去理发店,现在头发也已经到了长发及腰的程度。
我特别喜欢开玩笑地撩起她的一撮头发在手里把玩,这也是我特意要求坐她后面的一大半原因

所以当我发现有人恶劣地把口香糖黏在她发间时,可想而知我有多么地愤怒。
虽然她倒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嚷嚷这样也就没办法了一定得去剪嘛地拉着我去理发店看着理发师咔嚓咔嚓一把一把地剪掉她的头发,一炮回到解放前。我笑着说怎么不干脆黏在发根就可以理个平头,心里却闷闷地想 这样课上没有可以玩的东西了